中科白癜风看皮肤病更专业 http://m.39.net/news/a_6173047.html

(本文仅供学习、参考,不能替代医嘱和处方。文中所述配伍、方剂,必须在中医师当面辨证指导下来借鉴、应用,切勿盲目尝试。)

本文理论依据:《中医病因病机学》、《中医诊断学》、《中医方剂学》

你好,我是中医人,文君然。

前几天,有读者在后台跟我说,他已经47岁了,40岁那年伤过腰,后来几经调治,症状算是说得过去。而今,腰痛绵绵,白天轻,夜里重。他想问问我,有没有这样的医案故事可以分享,以作参考。

看到人家的描述,我脑海中第一时间想到了六个字:补肾阴、化瘀血。

我想把和这六个字相关的一张医案故事,说给你听。

也许,它能给广大腰肌劳损、慢性腰痛的朋友,带来一点帮助。

话说有这么一个女子,当时年纪是38岁,医案记载姓张。

大概在两年前,此人就曾经出现过腰部扭伤。

经过治疗,情况虽有好转,但是疼痛偶尔还会出现。

最近这三个月以来,此人的腰部持续出现酸痛感。发作频率和程度都超过以往。而且,白天的时候轻,晚上的时候加重。重到什么程度呢?她躺在床上,想要翻个身都觉得困难。

医院检查,确诊为腰肌劳损。经过考虑,她决定投中医治疗。

刻诊,见患者脉细数,舌红少苔。仔细询问,患者平时除了咽干口燥之外,两条腿还发软。路走多了,没劲儿。

在了解这些情况以后,医家给开了一张方子。但见——

熟地黄10克,山茱萸5克,山药10克,泽泻6克,茯苓10克,牡丹皮6克,炒杜仲10克,怀牛膝12克,炒白术10克,延胡索10克,炒川断10克,红花10克。

所有这些,水煎服。

结果如何?患者服药20剂,诸症悉平。疼痛完全消失,晚上睡觉可以自如翻身。

此后,医家嘱咐,常服六味地黄丸两个月以善后。

这就是医案的基本经过。它最初刊载于年的《浙江中医学院学报》上。感兴趣的朋友,不妨去查阅一下。

这里面的道理,值得一说。它很有普遍性。

首先,你看,此人在两年前受过一次腰伤。虽然经过治疗,但是疼痛偶尔还会出现。

说白了,就是没好利索,留下了腰肌劳损的病根儿。

那么,问题来了——为啥没好利索啊?

这就好比野地里长杂草。你除掉了一批,还会生出第二批。因为啥?

因为生长杂草的土壤,没有被改变。

同样道理。患者腰伤未能痊愈,形成慢性的腰肌劳损,也有一个“土壤”。这个土壤,就是肾阴不足。

怎么知道她肾阴不足?

你看她的状态,舌红少苔,脉细数,这是典型的肾阴不足的舌脉。肾阴不足,腰膝失养,所以腰膝酸软,双腿乏力。肾经走咽喉。肾阴不足,虚热上扰,所以咽干口燥。虚热扰心,所以患者睡眠不好。所有这些,都暗示肾阴不足。而患者的年龄,快要40岁了,也确实到了肾阴不足的时候。

你知道,腰为肾之府。肾阴,就好比养腰的润滑剂、保鲜膜。肾阴不足,腰部的筋脉、肌肉就失去濡养。在这个状态下,患者的旧伤,就很难彻底恢复。随着肾阴不足的程度加深,曾经的腰肌劳损,症状会越来越明显。总之,肾阴不足,是土壤。腰肌劳损,是里头的芽。肾阴虚不改善,腰肌劳损的小芽,就越长越大,最后让人连觉都睡不好。

这个时候怎么办?以滋养肾阴为主,兼具活血化瘀。久伤久痛,必然形成血瘀。所以,要化瘀。

我们看当时医家用的配伍吧——

熟地黄10克,山茱萸5克,山药10克,泽泻6克,茯苓10克,牡丹皮6克,炒杜仲10克,怀牛膝12克,炒白术10克,延胡索10克,炒川断10克,红花10克。

这里头,熟地黄、山萸肉、山药滋补肾阴,泽泻、茯苓、丹皮泄利浊邪。这是六味地黄丸的配伍,没啥说的,专治肾阴虚。

在这个基础上,以杜仲、川断和牛膝补腰膝,止疼痛。白术一味,用于健脾。红花和延胡索,化瘀理气止痛。

你看,所有这些,多清晰,没有任何拖泥带水、含混不清的地方。

可以说,这是一张治疗证属肾阴虚的,慢性腰肌劳损的验方,很有借鉴意义。

这里面,值得我们思考的,就是肾阴虚和腰痛之间的关系。

可以这么说,肾阴虚导致腰肌劳损,是一个慢火候。它的发生机制,主要是腰部筋膜、肌肉、骨骼等处的滋养,在肾阴虚的影响下,大不如前。在这个状态下,老伤容易复发加重,新伤也容易在不经意间产生。人腰部的力量和耐受能力,大大削弱。

什么年龄段的人容易这样呢?一般来说,40岁以后愈加明显。有些人,受各方面影响,在35岁以后就开始觉得吃力。所以,这种慢性的腰肌劳损、疼痛,是中年人的常见问题。

文老师说了这么多,其实就是给你掰扯掰扯,这里的学问和道理。坦率讲,这样的治疗思路,未必适合所有人。至少,辨证不属肾阴虚的,就不能用。非专业的读者朋友,务必要在中医师的辨证指导下来借鉴、加减。腰痛证属湿热的,绝对不能用。

好了。关于这个问题,文老师就给你解说到这里。不知道,我的这篇拙文,能否对你有所帮助。

全文完。

文君然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zdjhv.com/zcmbyf/137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