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治扁平疣的医院 http://m.39.net/pf/a_8744649.html

出生在昭和时代的横滨人的童年总会有一段这样的记忆,一个浓妆的老太太站在横滨的某个街头,妆浓得像戴上了面具,却能感觉精神气足,拖着一个行李箱和几个袋子,累的时候会坐在行李箱上休息,但更多的时候是站街,她身上总有一股傲气,让人不敢随意靠近。

一些小孩会出于好奇,会向前与她搭话,但都会被身边的大人制止,许多横滨的孩子都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,直到大了才知道,原来这个站街的女人是一个妓女。而等他们大了却再也看不见这个“戴着面具”的女人了。

人们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年,早期住在横滨的人都知道她的故事——横滨玛莉。

72年前的今天,横滨可不像现在这么热闹,那时候的日本刚经历战争的洗礼,外国人的踏入让当时的日本人陷入了恐慌与绝望,却无法改变当时的现状。

人们迫切的寻求生存下去的办法,而一则政府的招工广告吸引了许多女人的注意力“成为新时代的女性——涉外俱乐部招聘女服务员,包吃住、提供服装,高收入。(限18-25岁的女性)”

政府招人,对当时的社会来说是保障,许多人都前来报名,被选上的人更是喜极而泣,这当中也包括了想要改写自己命运的玛莉。

以为可以跟着政府的脚步成为新时代女性,结果等待这些被选上的姑娘们的,是没日没夜的伺候美国大兵。那个时候她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职业叫什么,如今,我们称那时候的“新时代女性”为慰安妇。

那是日本人不愿意提及的黑历史,因为那一次的招工背景,是日本政府东京警视厅参加设立的RAA协会。

国债,由女人去偿还,如果不去做,生命就会受到威胁,那些被选为慰安妇的女人活得没有尊严,却换来了当时大部分日本人的安全。

当时的美国大兵也完全没有把慰安妇当人看,肆意的释放着自己的兽性,被选中的玛莉也没有幸免,最高峰曾接待过55名“客人”。这也让花柳病日益泛滥,终于,这场“闹剧”以司令部“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”为由,关闭了当时所有的慰安所。

可本来就是用肉体为生的她们,这如同是掐断了她们求生的道路,于是她们开始站在美国大兵经常会路过的街头,抹上浓妆,穿着暴露,搔首弄姿,只是希望自己的下一顿饭有着落,卖笑的背后也许是麻木,也许是泪水,而决定站在街头卖相的那一刻起,她们被当时的人称作“panpan”。

玛莉从小就有一股傲气,之所以能被选为“新时代女性”,也离不开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,画画,弹一首好琴的缘故,她没有像别的“panpan”一样出卖色相,而是很有礼貌,举手投足之间吐露着一股优雅。

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的她,在某一天邂逅了一名美国的军官,玛莉和他相爱了。

年的玛莉33岁了,也不知是不是和美国军官在一起久了,穿着打扮很有欧美的气息,有时候戴着特殊的帽子,有时候竖着贵族小姐的发型,眉毛翘起,夏天穿着白色的礼服,冬天会加一件红色的大衣,四季不变的是带着高级的蕾丝手套,因为妆容的关系给人十分妖艳的感觉。艺伎与欧美融合的妆容,配上玛莉的姿色在街头也是崭新的存在,那时候的玛莉被称为皇后陛下。

年,美国开始召回驻日的士兵,她的另一半也要离开横滨,军官给了她一枚翡翠戒指,对玛莉说:“等我,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。”

不舍的玛莉听到这句话犹如定心丸,目送着他乘坐的船离去,开始她漫长的等待。

如果当初玛莉知道这一等是一辈子,她还会再继续等下去吗?

为了等她的如意郎君接她,玛莉定居在横滨,有时会站在街头,有时会站在店铺前,有时流连在酒场,优雅气质的她吸引了不少人到酒场看她,她便决定在这里拉客。

时间没有停下脚步,却也没有看到军官的身影。

军官说过喜欢皮肤白皙的人,为了能让他在人群中一眼认出她,玛莉每日的妆容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将脸和手涂白。

“到底怎么样才能彻底变白,不止是脸,包括身体,怎么样才能彻底变白。”这是玛莉当时心心念念的事情。

一转眼玛莉已经59岁了,也早就拉不到客人了,直不起腰的她,头还是昂着,没有定居之所的她,开始在横滨的大街小巷穿梭。而当时惊艳四座的妆容,如今却增添了一抹诡异的色彩。

当时的横滨街头时不时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,一个化着浓妆的老太太,举止优雅,穿着白色的蕾丝长裙,高跟鞋,游走在横滨的大街上。

她不走,她的那个他还没有来接她,她又怎么能离开这。

没有美军的骚扰,日本渐渐地恢复成以往的宁静,也开始容不下上个时代的玛莉。

世人见到年老色衰的她,不是唾弃就是厌恶,没有人想要回忆起那个时代的一切。世人不愿意跟她生活在一个空间下,用过的东西、碰过的桌椅,都让当时的人接收不了。

站在街头的她要说是站街女,更像是幽灵,她明白世俗的眼光,用自己的方式去保护对她存有善意的人。

常去的化妆品店,老板娘前去与玛莉搭话,玛莉却将人赶走;常去的理发店被客人指指点点后也不再光顾。

在不打扰他人的情况下睡在某个大厅的长椅上;玛莉想要在某个楼梯旁站街,被警察准备带走第23次的她,被某个好心人解救。

在厌恶声中,玛莉不知道不觉已经成为了横滨街头的一道风景线,虽然世人还是不愿意接受她,但她还在始终如一的做着同样的事情,等他。

在余下的生命中,对玛莉而言带有温暖的记忆,应该就是与元次郎的相遇。

元次郎的身份是同性恋、异装皇后、男娼,母亲的职业与玛莉是一样的。母亲为了生存,为了养家成为了妓女,但那时候的元次郎并不能理解,甚至还出口伤害过她。与母亲关系不好的元次郎,在母亲离世后万分后悔。遇到了玛莉,从她身上看到了母亲的影子,将玛莉当做自己的母亲,他时不时的会去找玛莉吃饭、聊天、谈心、唱歌,相处的样子像是母子。

年,横滨的街头再也看不到玛莉的身影,她留下一封信回到自己的故乡。大致意思:现在的我变得有些多余了,请原谅我的无能,希望大家能了解这件事情。

在某一次元次郎的演出上,玛莉卸下了浓妆,以本来的面目去观看演出,当时用了她的本名西岗雪子,两人在后台就像一对真正的母子,04年,身患癌症的元次郎离世,05年,84岁的玛莉离世,在最后,她还是没有等到那个他。

很多人会有疑问,在之后不需要继续以站街女身份活下去的玛莉,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呢?

她是这样回答这个问题的,“如果说我是一个妓女,那么我永远是一个妓女。作为一个妓女的本分,我会一直做下去。”

对于那个时代发生的一切,她没有办法做出选择,也许对元次郎她多多少少还是有遗憾的吧:“如果再给我30年,我会努力做一个好老太太。”

热门文章

陈世峰被判有期徒刑20年!陈世峰听完当场晕倒!

足足等了20年今天这两名日本死囚终于被执行死刑!

12月21日汇率:0.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zdjhv.com/zcmbyy/13294.html